纵横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 > 快穿之攻略各种男人h - 丝袜换妻白洁_丝袜换妻_丝袜
    虽然同样是流氓话,但是由王动这种俊美之人的口中说出来,给人的感觉总是不一样的。

    “我来之前,特意打探过王教主你的消息,收集的资料,都说你是个尤为无耻之人。

    现在看来,先天宫的情报系统,还是极为可靠的!

    王教主,我今日过来,只是告诉你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这个时候,王动也没有心情去管先天宫情报系统对自己的诬陷了。

    “莲心尊者和我父赤阳尊者的争锋中,彻底落败,这也是你运气好。

    若是莲心尊者胜了我父,那你杀简恒这笔账,一定会清算!

    如今我父胜出,这万庆国的地盘,也就纳入我父麾下。

    你也算救我一次,所以今日我卖你一个人情,简恒之死,不会有人追究你!”

    听到云素的话,王动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笑着说道:“简恒,是那个什么莲心尊者的人?”

    “不错!”

    简恒是莲心尊者的人,莲心尊者和赤阳尊者对着干。

    如今万庆国这块地盘,落入赤阳尊者手中。

    自己杀了简恒,赤阳尊者自然不会来找自己麻烦。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

    王动不由十分庆幸,幸亏当初在地牢之中没有杀云素。

    不得不说,这人啊,有时候该怂就得怂一点。

    “云姑娘特意跑来云州告知王某这个消息,实在是是太辛苦了,本座这就安排人准备午饭。”

    “不用了,我可不是特意跑一趟,本姑娘这是顺路!”

    “哦?云姑娘要去何处?”

    “以后你就知道了,哈哈。”

    云素爽朗一笑,然而也没有和王动告别,直接离开风云神教。

    这是个有恩必报的丫头,她此行就是为了告诉王动,杀了简恒不要慌,本姑娘替你扛着!

    好人呀,这是。

    “不过,她还准备去哪里?”王动眼睛眯了起来,眉头微微皱起。

    顺路这个词,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难道除了自己,这个丫头在云州还有熟人?

    想不清楚的事情,王动一向都是懒得想。

    吃了午饭,王动只带着余艳娇一个人,往庆州赶去。

    这次去庆州,不是大张旗鼓的干万庆国皇室,只是探探路,不适合带多少人去。

    之所以带余艳娇,是因为前段时间搞林天智,就是她在庆州活动,这丫头对庆州熟悉一点。

    而且自己杀林天智,要搞万庆国皇室,她都是知道的,省的再带个人胡思乱想,心思不定。

    “教主,此去庆州,咱们的目的是什么?”路上,余艳娇好奇的问道。

    上次去庆州,教主可是早早就安排了任务,然后到了庆州便水到渠成的杀了林天智。

    这一次她两眼摸黑的跟着上路,根本就不知道要干什么。

    王动笑道:“这次任务没什么难度,就是救一个人。”

    余艳娇点了点头,松了一口气。

    救人的话,的确比杀皇子简单点。

    不过余艳娇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救人的话,想要活着把人救出来还是有点难度的。

    庆州,皇城。

    再一次来到皇城,王动站在城门口,看着城墙上被自己用林天智头颅砸的位置。

    砖头早就换过了,看不出来砸过的痕迹。

    王动不由有些遗憾,自己留下的痕迹,就这么被清除了。

    这就表示自己留的痕迹,还是不够深!

    来到皇城,王动是不用住客栈的。

    因为上次来之前,余艳娇就已经在皇城里买一个院子了。

    几个月没来,院子里一直有人在打扫,甚至于王动来了之后,还有厨娘在这里做饭。

    “准备的不错!”王动对着余艳娇表扬了一句。

    “一直有人在打扫,该配的佣人也一直都在,其实也花不了几个钱。”

    对于余艳娇来说,雇几个佣人还真不算什么钱。

    金钱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没有什么意义,除非你想要把一座城买下来,这个搞不定。

    其它的,就算是想买个客栈买个酒楼,也不是问题。

    厨娘烧了一桌子菜,王动招呼余艳娇一起吃。

    原本余艳娇是不敢和王动一张桌子吃饭的,没什么资格,但是出门在外,又有教主亲自吩咐,她也就大着胆子上桌了。

    吃完饭后,天色已黑,余艳娇羞涩道:“教主,需要奴家服侍你休息吗?”

    王动点了点头,沉声道:“先去给本座打一盆洗脚水过来。”

    “是!”余艳娇兴奋的出去了。

    仅仅片刻,她便端着一盆冒着气儿的热水过来了。

    “教主,奴家服侍你。”

    她亲自帮王动脱鞋脱袜,然后亲手帮王动洗脚。

    洗完脚,取过干净的毛巾,将王动的双脚擦拭干净。

    “去将洗脚水倒了。”

    “是,教主!”

    余艳娇端着脚盆,刚走到门口,便听王动道:“出去把门带上,你倒完就直接回去休息吧,本座也乏了。”

    嗯?

    余艳娇脚步一顿。

    不是说好了让自己服侍的吗?

    难道所谓的服侍就是洗个脚吗?

    余艳娇失魂落魄的把门关上,然后去倒洗脚水了。

    院子里,余艳娇看着流淌一地的洗脚水,不由微微叹了一口气。

    “余艳娇啊余艳娇,你在想屁吃,就连师父她老人家都不能一亲教主的芳泽,你还是歇歇吧!”

    这么一想,心里不由安慰了许多,快快活活的回去睡觉了。

    毕竟师父都搞不定的事情,她搞不定也正常!

    她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比师父差远了。

    王动一觉睡了两个时辰,足足睡到午夜子时,然后睁开了眼睛。

    他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并不是那种典型招眼的夜行服,只是普通的黑色衣服。

    这种衣服,也有融入黑暗的效果,而且不像夜行衣那样夸张。

    穿个夜行衣走在大街上,本来没人关注你,也引人注目了!

    毕竟皇城的子时,也有不少人在街上浪。

    王动离开院子,径直王动皇宫的方向走去。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远远的,就有更夫打更的声音传来。

    王动没有理会,很快看到了皇宫的正门。

    他只是远远的躲在暗中,当然不会大张旗鼓的往门口冲。

    当然,就算真的冲,估计也没几个人能挡得住他。

    不过王动从来都不是一个嚣张的人!


  

  

http://www.sxmtxx.net/100_100487/342269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xmtxx.net
纵横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xmtxx.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