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轮之重度轮回 > 尾椎两侧臀部酸痛 - 校园sao女高h
    第一百二十二章 暗藏的幽灵

    第二天云舒一早来敲他的门,“小琰兄弟,你屋里昨天是不是也进贼了?“

    “嗯,怎么回事?你那进贼了吗?“

    “我昨天晚上明明把一本兵书放在枕头边的,第二天起来却看见这本书丢到了桌子上“

    丁琰心知肚明,却装做不明,“那你可丢了什么东西没有啊?“

    “东西倒是没有丢。“云舒也感到费解。

    “可能是你自己记错了,也不一定“

    “我记性好得很,而且这是多年的习惯“

    “那就奇了,你一个习武之人,被人偷家,竟然半点警醒也没有“

    听到丁琰悠悠地抛出来这样一句话,云舒更是冒出一身冷汗,“这个贼的手段如此高明,到底想要做什么?“

    丁琰目光微微一动,“是不是有人来窃取情报的?恐怕是走错了地方吧!“

    云舒得到的提示心里咯噔一响,“走,快去见大伯父。“

    两人求见云悭,云舒性急开门见山便问道,“大伯父,你和子车将军排布的兵力文书放在哪里了?快看看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丢了。“

    “你慌慌张张干什么?“

    丁琰说的,“云将军,昨日有贼夜探将军府,小云将军怀疑是那边的密探。“

    听得丁琰这么说,云悭不得不重视起来,到书房这么一看,各类文书宗卷码的整整齐齐,并没有被翻动的样子。云悭为人确实谨慎,小心的将最近的兵防配给攻防建制等文件检阅一番。

    然后双眉紧锁重重吸了一口冷气说,果然有贼。他素来有以风干的兰花介为签夹在书卷中做记号的习惯。眼下这边防里的兰花介显然移了位。

    “云将军,那份密诏还安全吗?“

    云悭迟顿了一下微笑道,“我己经收在绝密的地方,丁将军耍看的话,我晚点再给你送去吧!“

    “我就随口一问,即然己经收好了,就不要乱动了。“

    “是极。“

    接下来他们又问过了子车重和几位佥事,子车重浑然不觉,但他身边的一位佥事却发现重要的文卷有被翻动的迹象。

    云悭当即决定全面搜查将军府和几个重要的军机要点。

    这一搜索居然翻出三具尸体来,均被藏匿在不易发觉的杂屋,遇害的时间不超过三天。

    由于帝魃攻城死伤难免,当时三个人失踪也末引起足够的警觉。

    丁琰询问了与这三个人交好的士兵,死亡时间确实很有争议,从尸体上看是已有三天,但他们口中却似乎只有一天两天。

    也就是说,在死亡时间之后,还有人见到过他们。

    丁琰已然可以确定。

    徒单烈已经混进了宛城,甚至混进了将军府。

    他眼下的身份是谁?来做什么?

    想到惊悚处,他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他并没有声张,只是反复地查验现场和尸首,希望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却半天没有头绪。

    同样也是在外面盘查了半天的云舒跑进来说,“这贼皮真是厉害,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搜了半个城都搜不到。“一看丁琰还在翻检着尸体,“小琰兄弟,你还会这个?要不要请杵作帮你验验?“

    “这三个人都死于短小的利器,伤口都同在胸口处,尸体也没有搬功的痕迹,象是故意在死亡地点自杀的。“

    云舒蹭了蹭脚上的泥道,“是啊,这三人鞋上的泥印和路过的鞋印都能对上,却偏偏不见凶手的鞋印,小琰兄弟你说这贼皮和凶手是同一人吗?他杀这三个人有什么目的呢?“

    丁琰微微一笑,“恐怕并非一人,凶手的鞋印早就被搜捕的官兵鞋印给盖住了,你看这三个人的身份依次是城卫巡防和府兵你能想到什么吗?“

    云舒目光一跳,“这凶手着意渗透进来,还潜藏在府中?!“他挑了挑手中的剑柄,“我再去把他搜出来。“

    “搜不出来的。“丁琰也放弃了起身活泛活泛筋骨说道,“云兄,他能在戒严的宛城内无声无息地杀掉三个人,自然有他的特殊本领,再大张旗鼓地去搜查就打草惊蛇了,还是不必声张,暗自加强哨巡查,防范未然,摸清他的目的才行。“

    云舒哀叹道,“也只好这样了,那这三具尸首怎么处理?要不先收敛了吧?“

    丁琰皱眉,“再多放一天吧,我还想看看接下来它们是不是会变化。“

    云舒抓了抓头皮,丁琰也真是古怪,死人当然会变化,变臭变烂嘛。

    正在这时有士兵来报,“祁将军和秋公子回城了,正在将军府休息。“

    祁诩!!!

    丁琰大喜过望,大步流星变王将军府赶,把云舒丢得老远。

    待他进得明堂,一眼便瞧见了祁诩,他神色憔悴面容苍白,正在座位上慢慢的喝着一盅鸡汤。

    “子谦!“他满是激动地叫了一声

    祁诩抬头温和的笑了笑,“小琰,原来你也在宛城。“

    丁琰生怕祁诩误会,连忙解释道,“我是昨日到的,帝魃方攻过宛城。我正要把局面收拾下就去找你,你没出事,真是太好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你,还以为要杀过京浦关,耍杀到京都才能把你救出来呢!“

    祁诩微微笑了笑眼神暗淡了一下,“我这条命是云麾将军换回来的。“

    丁琰怔了一怔,他这才发觉云府的气氛是压抑的,云悭面色沉痛,眼含泪光。

    身后有人清了清嗓子,秋离月的声音响起,“云麾将军的亲眷还不知道此事。“

    云麾怎么了?遇害了?!

    丁琰转头,这才看见了秋离月,灵巫圣女,观守道人均在场。

    他得见祁诩太激动了,以至于目中无人。

    秋离月玩世不恭的样子收敛了许多,推了琰一下,朝云悭的方向奴奴嘴。

    丁琰会意向着云悭深施一礼,“云将军,节哀顺变,云麾将军的仇我一定会报。“

    云悭哑着声音沉着地说,“报仇我自已也会。“

    此时云舒赶到,对这明堂上的气氛一脸愕然,即听到了云麾死讯,情绪激动难抑,一连声问道,“我叔父究竟是怎么死的?究竟是怎么死的?是谁害死的?“

    “我来说吧!“祁诩将温热的鸡汤盅放置一旁,声音低沉,“云将军带密诏出城的事由想必你们都已经知晓了,那日我被困在京都,一直被大抚军监的官兵追逐,且战且逃,东躲西藏,过了一日便遇到了那个厉害的女卫尉,被逼入死角难以脱身,她当时玩心甚重,并没有马上打垮我,只是猫抓耗子一样任我躲藏,你们也有很多人跟她交过手知道她的本领,我又疲累更是逃不出她的手心。“

    那个女卫尉,自然是左翼!京都高手如云,即便在异能者当冲,左翼都算是佼佼者了,琰心中五味交呈。

    “在那种危急的情况下,幸得云麾将军带了一队人马出面拦截了女卫尉,假传王命让她退走,女卫尉假意退去,却仍在暗中追捕,云麾将军便一路掩护,直到后来妫翎带着大队人马,不由分说以箭矢围杀,云麾将军护送我逃到长乐街被乱箭射杀而亡,祁诩却因躲入玲珑七心塔得以幸存。“

    云舒眼圈通红恨恨地说道,“他妫翎哪来的胆子敢对叔父下此毒手。“

    云悭面色沉痛说道,“皇亲国戚的身份早就没有用了,我们之前只不过是活在一厢情愿的梦里而已。“

    “不,那段时间里,伯父你不是说我们还没有暴露,是奉命行事还可以有抗辩的机会……“

    云悭更受打击面色难看的说,“舒儿,多说无益,他已经不是他,我们对他来说只是可利用的棋子,既然是棋子,就要有控制的手段,不辨时事被蒙蔽,是我们愚蠢。“

    众人皆沉默了片刻

    云门忠烈,累世相托!

    在窃国的进行曲中,没有慷慨激昂,只有殷血悲歌。

    故国无处觅,衷肠与谁泣,人各有情伤,同悲相与默。

    秋离月补充说道,“杏吟苑原本便是公子凌烨与祁将军暗络之所,其中设有密道,可通往玲珑七心塔,那塔因其凶邪被封禁,无人敢轻入。那密道其实有一条可以通往城外,是公子凌烨当时设计与国师鱼死网破的逃生之路,非到万不得已不得启用,原属极密,所以连祁将军也不知道。“

    丁琰记起来,他曾在玲珑七心塔下探路,就发现过三条密道,秋离月能想到的他为什么想不到?

    祁诩唇边含带苦涩的微笑,“我只是想那杏吟苑即是公子凌烨苦心经营的,或能有一线生机。“

    “秋某在京都还有些手段可以用,所以冒险一试,果然押赌对了,少将军就藏身在密道之中,只是伤势沉重,能活下实属万幸。“

    祁诩慢慢地端起鸡汤喝了一口,缓了缓说道,“是啊!最近总觉得死了几回,连身体都不像是自己的了,下到鬼门关阎王却不收,说我还有一口气,又给撵了回来。“

    祁诩多次绝处逢生,性命恐怕己不能以常理视之。

    秋离月神色微变,却以扇面掩口说道,“九死一生,这样的大命更要珍惜才是。“

    一众人唏嘘感叹了一会儿,又说了些话,去宽慰云悭云舒,但死亡这件事情所带来的伤痛本来就无法用语言去平熨。

    非常时期无法用葬礼来寄托哀思,只能将悲惯化作一股力量,共振浩然天地。

    云悭忍着悲痛望着丁琰说道,“祁少将军回来便好,稳军心振士气,我们攻取京浦关便更少了些顾忌。“

    云悭这是要急着报仇了么?

    丁琰摸了摸下巴,转头对灵巫圣女说道,“圣女你可曾查到什么?“

    灵巫圣女平静地摇了摇头,“还没到时候!你是不是因为祁诩安然回来没了顾忌,谍报就不重要了。“

    “谍报当然重要,只是时间更重要。秋公子能混入京都就说明情势还末有大变。

    丁琰显得有些急燥,“我现在只要知道京浦关有没有潜藏着墨缺那种怪物。“

    灵巫圣女显然对这些怪物有些兴趣,“我倒是听冉道长说起这种东西,可惜没有亲眼见到。还是等一等我的飞谍回报,也好让我见识一下究竟是什么厉害东西,比不比得过我养的灵蛊。“

    丁琰听她似乎话里有话,心思一动,“圣女觉得墨缺有没有可能被灵蛊控制?“

    “物物相克,只要那墨缺还是活的灵物就自然有克制它的东西,至于怎么用蛊怎么降服,就要看操控者的功力了,若你能把它们捉来,我倒是有兴趣一试。“灵巫圣女听说有奇物可以试蛊,很有些兴奋。

    秋离月挑了挑眉梢道,“小兄弟,我怎么有点担心你弄巧成拙呢?“

    “对付那样的敌手,不取巧,难道还硬拼么?“丁琰的脸色有点沉。

    秋离月以扇骨点额,哈哈一声尴笑,“也对。“

    丁琰瞥了他一眼,说道,“秋公子是不是还有别的密道,比如通向王宫的?“

    秋离月惊诧地扬眉,“你说什么,这怎么……“

    忽然小臂上吃痛,却是丁琰狠狠地掐了他一把,边丢了个脸色给他。

    秋离月何等机敏,连忙轻嗽一声眉眼低压,“这个…...要怎么说?“

    丁琰洒然,“这你还猜不到吗,我有个计划在攻打京浦关之前要切断帝魃的外援,我知道秋公子有些机密不方便当众说,一会儿你悄悄告诉我就好了。“

    秋璃月目光沉凝,我倒想知道你在搞什么鬼。

    灵巫圣女察言观色,忽笑道,“你这计划可需要我的配合?“

    丁琰抚掌道,“没想到圣女居然与我心意相通,我这个计划你可是主角。“

    祁诩皱着双眉,“小琰,到底有什么计划要做得这样神神秘秘。“

    丁琰凑着一脸笑容说道,“子谦,奇兵致胜当以密成,你不会忘了吧,就别问了,这段时间你好好地养养伤,就把这行动的指挥权暂且放给我吧。“

    祁诩轻轻一笑,即无奈又有些纵容,“我哪里还管得了你,自己把握些分寸吧!“

    丁琰听出他无奈的语气,祁诩自认管不了他了,还是带些怨气吧!

    生死之劫,总会让人有所领悟。

    他心中登然有些气闷,却想不到要说什么,便调转目光看着云舒说道,“云兄麻烦你带少将军去休息,等我们三个合计出一个计划来,再通知各位行动。“
  

  

http://www.sxmtxx.net/130_130702/388497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xmtxx.net
纵横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xmtxx.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