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 小妖精你真紧好湿夹死我了 - 啊……用力一点……!
    “我不过是府上最不受宠,最不受待见的人,我怎么会知道内幕?”

    倪莹莹没想多管,抬步走人。

    倪月杉眉头蹙起,目前来看只能靠她自己寻找线索了。

    倪月杉走去祠堂,看见倪高飞刚好离开。

    “小姐,你要怎么查?奴婢能否帮到忙?”

    倪月杉摇摇头:“只怕线索早就烧没了。”

    “那怎么办?”任梅满脸着急。

    翌日,于姝阁和竺芷阁的人聚集在一起,上了门外的马车。

    倪月杉彻查祠堂起火一事,两个嫌疑人却要离开。

    倪月杉走到门口,看着二人:“田姨娘这个时候带着二妹离开,我可不可以认为是在畏罪潜逃?”

    “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了,走了是防止你陷害!”倪月霜鄙夷的看着倪月杉,之后看向田悠:“小娘,我们走吧,这个丑女人最会生事。”

    倪月杉没阻拦,任由二人坐着马车离开了。

    任梅欣喜的快步走来:“小姐,有发现,祠堂里发现了不少被烧焦的老鼠尸体!”

    倪月杉昨天说,是有人放的老鼠进祠堂,老鼠或许就是引发火灾的根源,现在找到老鼠在里面,是不是可以证明倪月杉没有撒谎了。

    倪月杉看了任梅一眼:“走,去看看。”

    在废墟旁边放着七八只被烧焦的老鼠尸体,相府这样的大户人家,不少地方会放着灭鼠的砒霜,又岂会让祠堂一处地方存活这么多老鼠?

    “小姐,等老爷下朝,就将这个发现告诉老爷,老爷一定会相信小姐你是被诬陷的。”

    倪月杉表情依旧凝重:“只怕旁人会说,正好烧着了一个老鼠洞。”

    所以老鼠尸体多,代表不了什么。

    倪月杉看向收集老鼠尸体的小厮:“老鼠在祠堂哪个位置发现的?”

    “都在距离灵位不远的地方,它们或许在偷吃祠堂里的贡品,打翻了灵位,造成火灾。”

    倪月杉目光盯在老鼠身上,如果是这些老鼠打翻蜡烛和焚香,制造出一场大的火灾,可能性并不大。

    倪月杉伸手拎着老鼠的尾巴,放在了眼前,深呼吸去嗅,任梅瞪了瞪眼睛,“小姐,老鼠不能吃的,烧熟了也不行!”

    倪月杉轻笑一声:“你也闻一闻。”

    任梅用力摆手,她才不会被老鼠香气吸引,想着吃老鼠。

    倪月杉这才解释说:“这老鼠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像极了......硫磺?”

    “硫磺是易燃物品,若是他们因为饥饿偷吃贡品,但因为距离焚香和蜡烛太近,导致身上燃烧了起来,太过痛苦的老鼠会四处逃串,导致燃烧了多处火苗,这样一来,引起大火,倒是正常。”

    倪月杉丢掉手中老鼠,任梅双眼放光,“小姐,你这分析也太神了!”

    “再审问一下昨天丢失耳环的丫鬟,事情就可以更近一步接近真相了。”

    “奴婢明白,奴婢这就去叫人过来。”

    倪月杉还在等任梅将人带来,府内管家匆匆走来:“小姐,你快去客厅,宫里来人,叫你入宫。”

    倪月杉轻蹙眉头,宫里?

    客厅,倪月杉看见一个身穿宝蓝色太监宫装的人,正甩着拂尘,着急渡步,倪月杉走了过去:“见过公公。”

    “倪小姐,赶紧随咱家入宫吧,皇上等你呢。”

    倪月杉错愕:“皇上?”

    她以为不是皇后就是她的那位姨母,怎么着都不该是皇帝。

    或许与景玉宸所求之事有关?要怪她妩媚惑人吗?

    南书房内,寂静到落针可闻,倪月杉乖乖跪在下方,旁边跪着的还有景玉宸。

    听说景玉宸被罚跪,现在还在皇宫,该不会一直跪到现在吧?

    他的腿还能要么?

    他直挺的跪在地上,脸色有些苍白,薄唇微抿,目不斜视,斜飞入鬓的剑眉,轻轻蹙着,神色清冷且孤傲。

    倪月杉只是看了一眼,收回了视线,低垂着头,没发出半点声响。

    皇帝此时开口了:“倪月杉。”

    皇帝唤了一声她的名字,虽然不是问罪,但莫名觉得有些沉重。

    “是,臣女在!”

    “你和将军分开已经有些时日了,可是消气了?”

    倪月杉愕然,消气?

    “皇上,臣女与将军不仅仅是生气,更是有着不解的债!他当初对臣女所做的一切,可不能用消气二字就能概括的!”

    而且皇帝没事瞎操心她和邹阳曜做什么?

    “怎么,你对将军因爱生恨?”

    皇帝一身明黄色的龙袍加身,因为坐的远,并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只是与生俱来的气势,威压着人。

    “皇上,臣女从前眼瞎过,可今后不会,现在的恨并非是因爱而生,而是因为他间接害死了臣女的婢女,还曾想过派人侮辱臣女,臣女对他只单纯的存在敌意,与爱无关!”

    倪月杉不清楚这个皇帝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问她什么爱恨。

    莫非与身旁这位有关?

    倪月杉转头看向了景玉宸,景玉宸目不斜视,一脸的冷漠,哪里像为了迎娶她,而触犯龙威的人?

    “所以,你对邹将军,没了半点心思?”

    皇帝声音愈发低沉,倪月杉感觉到一丝压迫。

    “没了。”

    简洁的回答,没有任何一丝扭捏。

    “可现如今,朕的两位皇子为了你,产生了矛盾。”

    声音很轻,可倪月杉却听出来了一丝威严警告。

    他想?

    “朕觉得你应当是个聪明人,夫妻吵架,这么长时间应当什么气都消了,回将军府吧。”

    倪月杉诧异的看向皇帝,这是让她和邹阳曜和解,继续做夫妻。

    只有这样景玉宸和景承智才不会继续因为她而起了什么争执。

    “皇上,休书一事满城皆知,他对臣女所做的一切,大理寺也曾记录在案,怎么可以回将军府去!”

    倪月杉心里觉得愤懑,哪里有这样乱撮合人的!

    皇帝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倪月杉原本还激动,现在只好噤了声。

    “倪月杉,朕觉得你是一个识大体的!”

    所以不要不识好歹,在这里想着违背皇命!

    倪月杉攥着拳头,前方是手握杀生大权的一朝皇帝,如果她继续反驳,会如何?
  

  

http://www.sxmtxx.net/132_132519/388297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xmtxx.net
纵横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xmtxx.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