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夫君听说你命里缺点我 > 仰卧起坐一个都做不到 - 烟台赤霞珠干红葡萄酒价格表
    泪水模糊了了双眼,夏青杉看着窗外的星空,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在别人面前哭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

    “如今我知道答案了。”强忍着心里的难过,夏青杉转身,扯出一抹微笑,她知道现在的笑应该难看至极吧,“我很庆幸自己还没有喜欢你到非你不可的地步,至于聚灵花,就当作是你帮助我重新修炼的谢礼吧。”

    虽然知道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感情,但还是很难过,心纠痛不停,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和穆南君呆在一起了,“那个,我有点饿了,我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你先休息。”

    逃也似的走出房间,来到街上,此时街上静谧无比,偶有几家灯火闪烁,泪水再也没了禁锢,从脸颊划落下来,胸口闷闷的,她觉得自己真的是有够单纯的,竟然会被利用。

    “主人…”

    灵域中传来巫溪的呼喊。

    ……

    她又忘记切断与灵域的联系了,这么说,刚刚被穆南君拒绝然后自己落荒而逃的一幕被巫溪这家伙全部看到了?

    “是看到了。”

    ……

    “其实你也不是很傻嘛。”巫溪忽然说道。

    “什么?”夏青杉不知道它在说什么。

    “知道穆南君那臭小子在利用你得到聚灵花。”

    原来是这件事,夏青杉不由苦笑,“其实在知道聚灵花身共属阴阳那时起,就有这个念头了,只是那时还抱有一丝侥幸。”

    “这么说来主人你不笨的,只是没有自知之明而已。”

    ……

    “你主人天生丽质,倾国倾城,对我一见钟情的人可多了去了。”

    “切,光迷那些烂桃花有什么用。”

    夏青杉气呼呼的抓住巫溪的一只爪子,拎了起来。

    “你再说一遍!”

    这家伙真是一天不气她就觉得闲的慌是吧。

    “好啦好啦,我错啦,放开我啦,这样很难受诶。”巫溪双腿在空中胡乱踢着。

    被巫溪这么一闹,刚刚悲伤的气氛真是荡然无存了,只有不甘心,就是,劳资这么好看,穆南君那小子凭什么不喜欢我,呜呜呜,不甘心呐!

    初冬的夜晚风很刺骨,吹外夏青杉还有湿意的脸颊,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裹紧身上的披风。

    等等,这披风好像是穆南君的,生气的将披风解下来,直接扔了出去,忽然一阵寒风吹来,夏青杉冷的直发抖,算了算了,这披风还挺暖和的,就暂时披上吧。

    于是某人又屁颠屁颠的将地上的披风捡了回来。

    现在想想,突然好懊恼,刚刚都是什么破理由,这理由真的傻子都不信的好嘛,这样会被穆南君认为是求爱不成落荒而逃啊,刚刚就应该微笑着站起来,然后把穆南君那小子请出去,干嘛要自己出来嘛,真是冷死了。

    不由得再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刚才真是没发挥好,冲动了冲动了。

    “主人,那我们现在去哪啊?”

    唉,是啊,全京城的客栈估计都满了吧。想到这里,夏青杉又一次后悔为什么刚刚不是穆南君那家伙出去啊。

    “夏姑娘?”

    身后忽然有声音传来,是余烬。

    尴尬的朝余烬挥了挥手,没想到会碰到,“你好啊。”

    “主子让我来找你。”余烬的声音很低沉,丝毫没有情绪变化。

    “你告诉他,我们之间的交易已经完成了,就该分道扬镳。”开玩笑,掰都掰了,怎么可能还回去,那多尴尬。

    余烬的眼眸暗了下来,不知在想些什么。

    夏青杉笑了笑,“其实一开始明说就好,没必要拐弯抹角,不过,这件事就到底为止吧。

    余烬看着面前瘦小的身影,情绪终于有了变化,“这都是我的主意,与主子无关。”

    “好了,我又没有怪你们,大家萍水相逢,更何况你家主子对我有天高地厚之恩,今日就算作报答了。”

    余烬眼眸闪烁,欲言又止。

    “好了余烬,你就依言直说就好”

    说罢夏青杉摆了摆手,“这些天多谢你的照拂。”

    寒风凛冽,月影倏斜,不知何时天空竟然下起了去绒毛般的雪,面前的少女弱不禁风,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陡然升起一丝孤寂。

    不远处的房檐之上,一抹挺拔的身影正伫立着,月光照在他玄玉色的面具之上,睫毛微颤,敛下眸子,看不透到底在想着什么。

    “主子…”

    穆南君手臂抬起,余烬便不在说话。

    “余烬,什么是爱?”

    最开始他确实是打着她身上的异火的主意去的,可是在州城的那一撇,仿佛阳光一般照进他的心房;蔽日森林他为了击杀玄鸟却无意中再次与她相遇,那灵动清澈的眸子,从此山川江海,再无颜色;在看到她因他而害羞红了的脸颊时,心里会像抹了蜜一般;在她与巫溪互相斗嘴耍宝时,她的一颦一笑都如此生动,会让他生出一种幸福感。

    所以这便是爱吗?

    “主人,属下不懂,为何您不从一开始就告诉夏姑娘我们的目的?”这样主人也不会被如此误会,现在也不会站在这寒风之中看佳人远去。

    穆南君眼眸低垂,或许从州城之上的那一撇开始,他就改变主意了,若是一开始便挑明来讲,那在他面前,她还会那样开怀大笑吗?

    可是如今,他有些后悔,如果一开始挑明的说,那现在是不是会不一样,可是如果一开始就挑明的说,他还会倾心与自己吗?

    穆南君看着身影消失不见的路口,眸子中流露出罕见的烦躁来。

    “主子,不如去个夏姑娘解释清楚。”

    “她已认定本尊是另有所图。”去找她解释,她会相信吗?

    “主子,属下对情爱之事一窍不通,只是属下知道,主子对夏姑娘确实与众不同。属下从未见过主子如此对待过任何一人。”

    “你且再此候着,本尊有事要办。”

    “是。”

    看着穆南君远去的身影,余烬隐在袖中的手握拳,眼神坚定,主子一生都过在黑暗里,如今好不容易遇到那照亮黑暗的光,就好好抓住吧,别再放开了。
  

  

http://www.sxmtxx.net/133_133429/388294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xmtxx.net
纵横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xmtxx.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