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书之作精女配求存实录 > 两男朋友胸一个女生 - 指甲被凹进去了
    编舞老师以为林笑笑是真心地担心宋尖尖,因此对着两人道,“林笑笑,你们就不用去了,我陪着宋尖尖就行,你们回去训练,你们队已经少了宋尖尖一人,再少你一个还要不要训练了?”

    何况,原本她也没打算让她们两人之间的一人去。

    这种情况自然是要他们这些人跟着去的,宋尖尖现在是在节目组受的伤。

    陆行一路超车过来的,很久没有自己亲自开车的陆大少爷,到帝都医院时,宋尖尖的急救车还没有赶到医院。

    陆瑞正好和医生在讨论一个病人的治疗方案,就见自家一直临危不乱,淡然高贵的大哥,大步流星的进了他的办公室。

    陆二少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里充满了疑惑不解,眉眼微扬,目光不停在陆行身上来回徘徊。

    “你,这是怎么了?”

    他家大哥今天很奇怪!

    不能怪他大惊小怪,他记忆里的大哥一直都是冷静矜贵的,就算是上次打人也是格外的优雅,仿佛是在拉大提琴演奏般,没有一丝情绪外露,强大的自制力令人惊叹。

    陆行气息不平静,从他风尘仆仆的模样来看,只怕是一路跑过来的,这样焦急的姿态,已经很少从陆行的身上见到了。

    陆瑞,...

    他家大哥这是怎么了?受什么刺激了吗?

    “你们医院有没有刚到的急救车?”

    “好像有吧?”陆瑞不大确定的回,毕竟他一直都在办公室里,又没有岀去过,一直在里面和同事沟通病人方案。

    “大哥,你问这个是有什么事吗?”

    “到底有还是没有?”陆行眼神微凉,强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那种令人喘不过气的磅礴气势,让陆瑞下意识的愣住了。

    陆行眼神凉凉,看陆瑞这个亲弟弟的眼神,就像是含着千年寒冰,浅色系的琉璃眸子看上去更加的有疏离感了。

    “你一个医生,说话就不能确定吗?”

    所以,这都是他的不对了?

    友尽,拉黑!

    陆瑞心中实在无力吐槽,有些为难的皱眉,诚实的回答,“医院一天到晩那么多趟的急救车到达,我怎么知道大哥你说的是哪个?”

    陆行蹙眉,宋尖尖那种情况,如果是急救,一定是外科科室,毫无疑问。

    “大哥真不是我故意敷衍你,不是所有患者都属于我们外科科室的,更何况他眼珠子转了转,故意趁这个时候状似不经意的试探问,“我怎么知道大哥心里惦记的是谁?”

    大哥突然间这个异常,多半可能是因为他未来的大嫂已经出现了!

    而且,未来大嫂应该是出什么事了!

    就是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够让他们家洁身自好,清心寡欲的大哥,动了凡心?

    陆行没有耐心和陆瑞废话,眼神妖凉,强大的气场让旁边的医生直接小腿肚子打颤,双腿都软了,低着头不敢说话。

    “你们科室没有送过来最新的?”

    陆瑞无奈的直接问,“大哥,你就别绕圈子了,直接说名字吧?或许我还能帮你问问?”

    陆行言简意赅,“宋尖尖。”

    陆瑞无意识的重复了一遍,心想这就是大嫂的名字啊?

    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他忽然脸色一变,猛地站起来,动作太急,不料将凳子都一脚扌畧倒了,眼神有些怔然,“谁?”

    陆瑞眼角一抽,脸色就像是吃瘪一样的,一言难尽,“大哥,你说的那个宋尖尖,该不会就是我认识的那个宋尖尖吧?”

    废话。

    陆行瞥了一眼面前就像个二傻子一样的弟弟,有些不耐的走了出去。

    算了,看他那样怕是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正好看见用轮椅被护士推过来的少女,眼眶通红,想来是之前哭了一顿,难怪打电话的时候,她的声音似乎有些重,还带着一丝颤音。

    “快让让,麻烦前面的人都让让,我们这边有个最新的患者,麻烦大家配合一下。”护士大声的喊道,只见之前还挤得不行的大堂,在听到这句话后,不由自主的让出了一条道。

    护士快速的推着轮椅,将受伤的少女推进了陆瑞的办公室。

    陆行脑子里情不自禁的想起之前老爷子举办五十大寿的当天榕树下,她无所顾忌的开怀大笑。

    应该很疼吧?

    “陆医生,我们这边有个新送来的急救病人,麻烦你现在先帮病

    人看看伤口。

    陆瑞一脸懵,“宋尖尖?”

    他微蹙眉,“受伤的人是你?”

    “二哥。”宋尖尖勉强的笑了笑,无奈的低头看了下自己的右脚。

    陆行几个大步跟进来了,他目光轻轻地在旁边的女人身上一掠而过,什么也没说,随后将目光完全定在了宋尖尖受伤的右脚上。

    旁边还跟着一个亦步亦趋的编舞老师,大概二十七八,长相清秀。

    她有些错愕的看着那穿了一身白大褂的陆瑞,男人长相痞帅,穿着一身简单的白大褂,依旧帅得天怒人愤。

    二哥?

    这兄妹两人的颜值未免太高了吧?

    难怪别人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兄妹这么好看,怕是尽挑父母长得好看的地方长了。

    只是,好像,兄妹两人长的很不像啊!

    “伤的怎么样?”陆行目光微凝,紧紧地凝结在少女的脚上。

    宋尖尖扯了扯嘴角,脚上的疼痛致使她说不出其他的话,“大哥。”

    陆行见少女脸色苍白,额头上都冒汗了,目光在她已经用白色纱布包裹了起来的右脚上停留了一瞬,上面鲜红的颜色,格外的刺眼,想来一路上鲜血就没停过。

    他眉头紧蹙,清隽的面容似乎更加的冷淡了,难得没耐性的打断了陆瑞的愣神,“先看看伤口,其他的,等会再说。”

    陆瑞后知后觉的蹲下身,“我看看伤口情况。”

    “伤口还挺深,还好没有伤到神经,看起来应该是刺进去两三厘米,但是口子也有两厘米,这个位置有些棘手,需要缝合,不然血会一直流,难以止住。”

    比他想象的要严重。

    宋尖尖被纱布包扎好的伤口,看流血情况,玻璃怕是被取出来挺久了,陆瑞脸色一黑,冷声道,“这谁啊?这么没有医学常识,还有没有点脑子了?玻璃碎片能这么拔出来吗?”

    旁边的护士也是一愣,猝不及防的吓到了,她们记忆里的陆医生,一直都是笑呵呵的,似乎没脾气。

    “对不起,二哥,这是我拔的。”

    本以为是跟着急救车一起去的医生护士们犯错的陆瑞闻言,

    蹙眉,看了一眼宋尖尖那苍白的小脸,气势虚了几分下去,“痛死你活该,没有医生,居然也敢自己动手,不长长教训,我看你是学不会乖!”

    “二哥,我错了。”宋尖尖乖乖认错。

    陆瑞见少女那病快愤的模样,心一软,嘴上不服输道,“算了,反正你一直都是这么蠢。”

    陆行目光微凉的睨了一眼傲娇的弟弟,难得情绪外露,有些不耐的冷斥道,“别浪费时间!”

    得,都是他的错,他就是一工具人,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便宜弟弟!

    唉。

    陆瑞心情复杂,将拆下来的染血纱布放在一边,眼神复杂,“你这怎么会伤成这样?”

    宋尖尖有些怂的摸摸鼻梁,咬唇,“这么个小伤口还需要动手术啊?”

    “会打麻药的,不会很疼。“陆瑞难得没有毒舌,难得带着一丝耐心,眉眼微缓的安抚少女。

    宋尖尖下意识的朝旁边的陆行看去,男人一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比例极好,清隽冷淡的面容宛如谪仙,气质冷冽出众,犹如高冷贵公子,衿贵优雅。

    她也说不清为什么自己会下意识的看向他,或许是因为之前那通电话,又或许是因为陆行一直都是这么强大的存在,就像一根定海神针,只要他站在那里,似乎这世间所有的难题都会迎刃而解。

    只要他在,心就无比的安定。

    少女黑白分明,湿漉漉的眸子里写满了忐忑无措,犹如一个要被猎狗死死盯住了的猎物,很是无助,心里有种随时可能被咬断脖子的忐忑。

    宋尖尖已经很少露出这样惊慌失措,仿佛身体深处的细胞都在害怕的瑟瑟发抖。

    陆行隐隐感觉自己的心在对上少女无助的眸子时,瞬间坍塌了下去,清清冷冷的噪音难得染上了一抹淡淡的柔和,言简意赅,“别怕。“

    宋尖尖眼神一怔,心中那种奇怪的暖意又出现了?

    难道是因为很久没有人这样关心过她了?一个人孤独太久,果然,一个人孤单的太久了,从而当进入一个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世界后,就连精神世界也变得渐渐柔和,脆弱起来。

    家人,原来就是能够在你最无助,最低谷的时候,依旧陪伴在身边的支柱。

    谢谢你,大哥。

    旁边的护士催促道,“陆医生,赶紧开始吧。”

    陆行唇角微弯,纤长雪白的大手,节骨分明,极为好看,大手轻轻按在女子的肩膀上,手指轻轻按了两下,“我会一直在外面等着。“

    清清冷冷的声音一如既往,明明没有多温柔,却让宋尖尖慌乱忐忑的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对陆行点点头,“我不怕。”

    她可以的,一定。


  

  

http://www.sxmtxx.net/142_142548/429808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xmtxx.net
纵横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xmtxx.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