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古代农家生活 > 深圳有多少个区 - 她越喊疼我越吸得使劲
    李秀和齐嫂提着一篮鸡蛋到了仁和堂,见钱氏的小叔在那里伺候兄长。

    陈长河一见李秀就跪下磕头道,“谢谢夫人救了我哥哥,等哥哥好了我就去你家干活。”

    李秀笑着扶起陈长河道,“不用帮我干活,我现在就有一件事请你帮忙。”

    陈长河摇着手,红着脸道,“夫人,您吩咐就行了。”

    李秀看着他,道,“马上就要下谷种了,我想你回村里宣扬一下,我明天辰时中会去教大家选怎样谷种、催芽和沤肥,还有你和村民们说,有冤情的可以到衙门口,专门有先生免费帮他写状子。”

    “夫人您还会种地,真的能帮忙免费写状纸吗?那我家的田能拿回来吗?”

    “我也是农人家的闺女啊!只要真的有冤情,大人会帮他查清楚的,还有你让大家多种些豆子,我专门派人来收,十文三斤。”

    “好的,夫人,等我嫂子来了,我就回村里和乡亲们说。”陈长河高兴的应道。

    李秀从仁和堂出来,回到家,让二槐和陈大山赶着骡车,到虞县辖区内的五个乡镇,和村庄去宣扬,告诉村民,县令夫人会去教大家怎样选种催芽,沤肥。

    村民们听后半信半疑,心想;我们种了一辈子田了,还用得着你一个官太太来教我们种田,你们别来祸害我们就好了。

    陈长河回村后,把李秀的话对村里人一说,大家问他道,“长河,那天帮你家那个女的,是县令夫人啊?有没有搞错哦?我看她走起路来比你嫂子还利索。他们那天把徐坤抓走了,昨天徐家来村里找过徐坤了,你家要小心点了。”

    有的问长河道,“县令夫人真的要来教我们种地啊?她别连稗子和稻子都分不清楚哦!”

    长河听后,涨红着脸,大声道,“夫人说了,明天就来我家,教我们怎样选谷种,怎样催芽,还要教我们沤肥。夫人还说,让大家多种些豆子,她会派人来收,还说三斤豆子给十文钱,你们不信就算了。”

    长河生气的关上了院门,村民们议论了一会,慢慢的就散了。

    过了一会,一个脸色蜡黄,一脸愁容的青年男子进了院子,长河看见他,道,“长银哥,你有事吗?”

    长银看着长河道,“长河,衙门口真的有先生帮忙写状子吗?“

    “真的,夫人今早来看我兄长告诉我的,长银哥,你应该去告徐坤,他已经被夫人抓到县衙去了。”长河看着他,心疼的对他说。

    长银乞求长河道,“长河,你说县令夫人明天要来教我们选谷种,求你帮我和夫人一声,让她见见我,听听我家的冤屈。”

    长河听后点头道,“我明天问一下夫人,夫人肯定会听你说的。”

    “长河,多谢你了。”长银转身朝院外回去了。

    长河看着他的背影,骂了一声:天杀的徐家。

    转身进屋,拿起锄头和犁耙下田去了。

    李秀让齐嫂几人把准备好的谷种晒好,准备隔天去村里教村民选谷种。

    李秀见罗睿去了前衙后,就没有回来过,眼看吃午饭了都还不见踪影。

    李秀让沈婆子和马婆子两人,装上饭菜在食盒里,拿了些碗筷,让齐嫂跟着两人一起,送去前衙。

    三人回来后,齐嫂夸张的比划着说,“夫人,老爷的押房里的堆得账簿这么高,听说老爷没让徐县丞走,那徐禄黑着个脸,坐在押房里。”

    “你们老爷神色咋样。”李秀问。

    齐嫂笑道,“老爷神色和平常一样,见我们送饭菜过去,还笑着招呼他们一起吃。”

    李秀心想;看来这几个老账房果然有两把刷子。

    晚饭还是送过去吃的,齐嫂说,“老爷让我们不用等他了,他今晚就住押房里了。还让送几床被子过去,给几位先生用,还让把这个给您。”齐嫂拿出一张信纸递给李秀。

    李秀点点头,让齐嫂准备被褥去了,打开信,见上面写着;秀儿,你不用担心,我和赵捕头已经计划好了,里应外合。

    他在外面拿下刘县慰,我把徐禄扣在押房里。

    几位先生都是有真本事的,已经查出不少问题,我见徐禄坐卧不宁的样子,心里就痛快。

    李秀看后心想;这是几时和赵捕头打成一伙了的,自己咋不知道啊!

    李秀笑把信放好,放心的找虎子兄弟俩吃饭去了。

    第二天一早,李秀就让二槐赶着马车,去了陈家村。

    到了村口,看见村口站了不少人在那,长河也等在那里,看见李秀从马车上下来,高兴的迎过去,笑容满面的道,“长河见过夫人。”

    李秀道,“听林掌柜说,你兄长好些了,你嫂子已经把他接回来了,为啥不多住两天啊?”

    “住那天天花钱,兄长说,不能再让夫人破费了。”

    李秀看着那些村民说,“乡亲们,你们的秧田整理好了吗?”

    大家点头七嘴八舌的道,“秧田整理好了,夫人,您真给十文钱三斤的价钱,来村里收豆子吗?”

    “真的,你们放心种,有多少我要多少。”李秀指着那些荒坡道,“大家还可以去开荒种豆子。”

    “徐坤说,那是他家的坡地,要开荒就要去他家交钱。”不知谁吼了一声。

    这时村长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了,李秀见他穿着细布衣袍,皮肤白净,脸色红润。

    而站在那里的村民大都黄皮寡瘦的。

    村长见到李秀,停下脚步躬身行礼道,“陈家村村长,陈大福,拜见夫人。”

    李秀看着他,道,“前几日我到你们村里,遇到一个叫徐坤的,在你们村,强抢你们村的陈长根家的闺女,不知村长你可知道此事。”

    陈大福,摇头道,“夫人我不知此事,那天我陪我家老婆子回娘家去了。”

    长河跳到村长面前,指着他道,“你胡说,你明明就在家,我去请你,你还说欠债还钱,既然没钱就拿人抵账,也是公平合理的。”

    村长尴尬的低着头,嗫嗫地说,“可能我记错了。”

    李秀看着他说,“你不配当陈家村的村长,我回去会和大人提的。”

    李秀对村民说,“眼下最主要的还是春耕,我带了谷种来,等会大家跟我一起去陈长河家,还请哪位陪我家下人去挖两筐黄泥回来,要越黏越好。”

    有两个村民站出来说,“夫人我陪他去。”

    二槐跟着两人走了,李秀牵着马车跟着长河去了他家。
  

  

http://www.sxmtxx.net/142_142830/429869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xmtxx.net
纵横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xmtxx.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